首页 > 新闻 > 热点 > 正文

李亚鹤:一半烟火、一半静谧,这样的巨鹿路,您走过吗?

2020-09-23 15:19:56来源:财讯网  

李亚鹤:在一个地方住久了,这里便有了不一样的意义,充满着回忆与故事。在上海,就有这样一个地方,它有近代风起云涌的传奇故事,也有温馨动人的人间烟火气息,它承载着一群人的回忆。跟随本文作者的视角,一起回顾这条历史悠久的道路——巨鹿路曾经的样子。

充满传奇故事的路

1953年初,我的母亲调任卢湾区任供销合作社负责人。该供销合作社的办公地点在巨鹿路上,占据了一幢公寓楼的60、62、64号三个居室打通的一个层面。于是我们家也从愚园路荻邨搬到了巨鹿路,谁也不曾想到,这一窝便是四十五年,一直到1998年延安路建造高架时,此处改建绿地才搬走。

如今巨鹿路临近延安路、南北高架交汇处的绿地

巨鹿路是1907年开始建造铺路的,当时以法国驻沪总领事巨籁达命名,叫巨籁达路。1943年汪伪政权收回法租界,将原法租界的路纷纷改名,此路改为钜鹿路,1966年改名为巨鹿路。

这条巨鹿路从金陵路口至常熟路,总长2290米,紧挨着延安中路。延安路是填了原来的一条名叫洋泾浜的小河造起来的,于是这条路变成了英法两国租界的分界线。我的家原来属于法租界,进出在成都南路6弄即德隆邨64号,越过现在的延安路,就到了原来的英租界,不到一分钟就走到原成都北路7弄,即辅德里,里面30号就是中共二大旧址。这里同样为了建造高架,拆去了半条弄堂,将中共二大会址变成了沿街面的建筑物。

中共二大会址纪念馆

如果从二大旧址朝东走50米,即是任弼时旧居,也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机关旧址。但团中央机关刊物《中国青年》编辑部和印刷厂却在英租界的对面,原法租界的淡水路口。

同样,从中共二大会址朝西走50米,是一条大弄堂叫同福里。1937年,八路军办事处就设在这里,由于修建高架的原因,拆掉了一排房子,八路军办事处的旧址也成了街面房子。

同福里

当时八路军办事处设在上海,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将在1927年至1937年十年间被打散的共产党员,经过考察重新集聚起来,成立中共江苏省委,据说聚集起来的中共党员不足百人。1937年11月初新成立的中共江苏省委,又跨过如今的延安路,来到法租界的今巨鹿路211弄同福里16号。驻守机关的是省委委员王尧山与他的夫人赵先。后来因为这条弄堂6号住着大流氓吴四宝,省委领导觉得不安全,一年以后便将机关搬到了今长乐路504号。

中共地下党在巨鹿路上最重要的机关是李强的住所。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党中央为了加强与各革命根据地的联系,1929年初在中央特科里建立了一个电讯科,由李强担任负责人。他和中央特科里很有才华、又极富传奇色彩的涂作潮一道,开了一个无线电行,研究收发报机。以后又在今巨鹿路391弄四城里12号,创办了中共中央第一个无线电培训班,对外挂牌为上海福利电器公司,培养了一批中共急需的无线电人才。

四成里12号,中共中央第一个无线电培训班在此创办

1930年12月17日,该培训班暴露,一批法租界巡捕包围了该处,将当时在场的张沈川等约20人全部抓到了巡捕房。因张沈川及时挂出了紧急信号,李强和涂作潮等均安然无恙。这20余人无一叛变,无一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只说自己为了找工作方便上这儿来培训。但他们还是被关到抗战爆发才被释放。由于监狱环境恶劣,陈保礼、麦建屏、谢小康、张庆福四人不幸染病去世。

充满烟火气的路

巨鹿路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如果以陕西南路为界,将巨鹿路分成东西两段,那么东边那一段很接地气,市井小民极具烟火味。而西边那一段,梧桐树高耸,树荫浓烈,两边住宅不是高档公寓,便是独幢花园小别墅,氛围也颇优雅静谧。

我家住在巨鹿路东端起首之处,虽然楼层仅有4层,但在东段的住宅中已是鹤立鸡群。在我母亲任供销合作社负责人期间,为了解决职工住宿困难,在64号天台上加盖了一个小楼,可住六七个人。同时,在64号通往天台的后天井里造了一个木楼梯。这是巨鹿路60号至78号整幢公寓唯一一个可通顶层天台的楼梯。于是这个天台成了我们家乘凉拍照和登高望远的好去处。站在天台上向前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屋顶,一直可以看到淮海中路,几乎都是两层楼的老旧住宅,连三层的也很少见到。

公寓楼脚下便是那个号称"上海第一大"的露天菜场,一个又一个摊位紧紧相挨,从金陵路口一直排到茂名路,几乎有上千米长。据精确统计,占地面积达8000多平方米。从早上四五点钟起,切切嘈嘈,声浪一阵高过一阵,一直喧哗到十点敲过。一年四季365天,寂静无声的仅大年初一至初四区区4天而已!

上世纪80年代,巨鹿路菜场"顾客评议台"前,一位顾客正在填写"服务意见表"

但童年时代,我似乎并不觉得吵,倒是感到蛮有趣的。在那票据盛行的时代,一大清早还

会被家长推醒,到楼下摊头排队去买小带鱼。以后食品供应宽松了,如果中午家里有客人

来,绍兴阿姨拎着个菜篮出去,不过半小时就能买来一桌菜。如果临时起意,想喝点什么

酒,让我跑腿,对面就是酱园,5分钟时间就能把酒拷来端上。

但是一过陕西南路,巨鹿路的西段便不同了。大树婆娑,浓浓树荫遮蔽之下,一幢幢铁门紧闭的花园洋房,宁静而又神秘。其中顶有名气的是一幢楼与一群别墅。所谓一幢楼是巨鹿路675号至681号在旧上海有"水泥大王""火柴大王"之称的刘鸿生弟弟刘吉生的公馆。所谓一群别墅是指在巨鹿路近常熟路口两侧亚细亚火油公司为它的员工建造的十余幢花园洋房。

刘吉生的公馆又称"爱神花园",是上海滩著名设计师邬达克的杰作。这个"爱神花园"占地面积4000多平方米(是巨鹿路菜场近一半的面积),三层主楼的建筑面积就达1700平方米。它是依据古希腊神话中爱神丘比特与公主普绪赫的故事传说设计的,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风格的杰作。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高大宽敞的客厅一侧,居然有一个可供三四个人并排缓行的弧形状、柚木材质扶梯通往三楼,窗户全部是画着精美图案的彩绘玻璃。

在有着巨大立柱的别墅的拱门前,是一个很大的花园,花园中央是一个大理石环绕的喷水池,喷水池水盘周围的4位小天使,簇拥着中央一位站立的、有着真人一般大小的大理石公主普绪赫雕像,四周喷出的泉水轻柔地洒在公主洁白的身上,又跌落在水盘里,极富浪漫气息。"爱神花园"由此得名!

新世界即将到来时,刘吉生携夫人告别"爱神花园"赴国外避一避,这一避就再也回不来了。解放以后,在很长时间里它归上海作家协会拥有。大门外的墙上还挂着《收获》《上海文学》《萌芽》等几家杂志社的铭牌。上海精神文明的创造者们,值得拥有这么一幢美轮美奂的"爱神花园"。

接下来再说这一群花园别墅吧!

在巨鹿路的西端临近常熟路的一段,即巨鹿路的北侧从868号至892号,有12幢独立的花园洋房。每一幢都为3层楼高,建筑面积约为480平方米;楼前是50平方米左右的小花园,既气派又实用。对面巨鹿路889号,是一块数千平方米的大花园,古树参天,宽阔的绿草地上错落有致,建有9幢独立的小洋房,全部英式风格,组成一个建筑大家庭,这便是著名的"巨鹿花园"。

巨鹿路花园住宅群

这巨鹿路南北两侧21幢花园洋房,是同一个主人拥有的,即亚细亚火油公司。这个公司在上世纪初叶的上海滩,赫赫有名!它是英国壳牌与荷兰皇家,世界上最有名望的两家石油巨头共同出资创办的,几乎垄断了整个中国的石油市场。总部设在伦敦,在华分部建在外滩中山东一路1号。在中国拥有多家分公司,5000多名员工。这21幢花园洋房建于上世纪20年代末。北侧12幢是华籍高级职员的宿舍,南侧9幢是外籍高级员工的宿舍。现在虽然大半楼宇已改为食府,但"巨鹿花园"依然有一小半为高墙所阻,里面几幢小楼,浓荫庇护。高贵之处,依然透着神秘。

充满回忆的路

家住巨鹿路四十五年,在巨鹿路上,与我们关系最大的应该是这两幢建筑物。

其一是巨鹿路168号大同坊最笃底的那一幢巨宅,应该是延安中路393号的中德医院,以后改称为卢湾区产院和卢湾区妇幼保健院。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德医院与老西门附近的红房子医院、长乐路上的一妇婴、徐家汇附近的国际妇婴,号称上海滩四大产院。

中德医院旧影

中德医院,原来是无锡太湖之畔富商席锡藩在上世纪20年代为自己建造的公馆。无锡席家,是一个极其富有又很传奇的家族。世界著名的汇丰银行,在上海建立分行时,最初前后三任买办都由席家父子兄弟担任。席锡藩便是汇丰银行买办之一席鹿笙的父亲。这幢席公馆造得气派宏大,富丽堂皇,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是上海滩最顶级的私家住宅。

上世纪30年代,在各方压力之下,上海的鸦片交易开始收紧,上海滩垄断鸦片交易的三大亨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另辟蹊径,转向赌业席家经过翻建将它出租给中德医院,1956年更名为卢湾区产院。2004年1月,延安路高架两侧从茂名路至西藏路大规模拆迁,兴建延中绿地,席公馆仍被保留,大门开在巨鹿路上,门牌号为168号,由专门经营上海菜的小南国老板买下,取名为慧公馆。

巨鹿路168号

与我们家关系极为密切的另一个地方是巨鹿路110弄1号的铁华小学。这个由陆铁华创办的小学,到我上学时的1954年改为公办,更名为巨鹿路一小。笔者自己,以及我的两个弟弟,还有我姐姐的女儿都是在巨鹿路小学完成自己的初级教育,迈开人生第一步的。在我的印象中,巨鹿路小学还包括我们家斜对面,即在巨鹿路成都路口的同義小学。我的儿子降生以后,就曾扶着阳台的铁栏杆,看着自己的表姐在巨鹿路小学东部,即同義小学门前的菜场一角,上体育课。巨鹿路小学因乒乓球而扬名世界,这些在菜场的小菜摊桌上练习乒乓球的学生中,诞生了十多位世界冠军。

上世纪60年代,巨鹿路第一小学的学生在街边练习乒乓球(图源:上观新闻)

四十五年了,家住巨鹿路。2290米长的这一条马路,我从东走到西,又从西回到东;来来回回不知走了有多少遍。这条马路的每一寸肌理,似乎都融入了我的血脉之中。

这是一条有着光荣历史的路,是一条市井味十足的路,也是一条格调高雅的路。

从巨鹿路搬走,一眨眼又有20多年了。但我始终回味着这一条路,有时间依然会来走走。现在它变得更加漂亮,越发旖旎,它是我心中的永恒。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责任编辑:hnmd003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