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宏观正文

江阴长江村长强钢铁的另类“三两事”

宏观 2019-08-20 14:04:32

江阴锦澄钢铁有限公司(简称:锦澄钢铁)是华东地区电力用型材产量最大、品种最齐全、质量最好的电力型材生产基地,是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公司为数不多的合格供方企业,又曾是江阴市百强企业,江阴市纳税大户。由于2013至2014年间,锦澄钢铁受江阴兆顺不锈钢担保链的影响,再加上受钢贸风波,银行不断转贷收贷,至2014年底企业因无流动资金确实无法经营,被迫停工停产。停产以后,于2015年3月1日与江阴长江村所属企业江苏长强钢铁有限公司、江阴市长锦钢铁有限公司签署企业租赁经营、利润按股份分红的三年合作协议。

合同到期后,由于双方就后续事情没有达成一致意见,2018年5月4日,长江村长强钢铁组织了50多名社会人员,来到锦澄钢铁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强冲门岗,把公司移动门推坏,铲车、汽车强行推开,进行封门,不许任何人进出。见此情况,锦澄钢铁当即报警,直到警察来后才制止了事态进一步恶化。事情发生后,锦澄钢铁所在地的月城镇政府考虑都是地方企业,本身就是合作单位,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双方协商解决,避免事情的扩大化。

谁想2018年5月18日下午,长江村长强钢铁又一次组织人员乘坐四五辆车前来锦澄钢铁闹事。来人和上次一样,大部分手臂有纹身。过来后,组织者一边安排20余人到大门口集中,一边安排几个人从隔壁厂翻墙潜入锦澄钢铁,对高压变电站实行控制。事态的严重迫使锦澄钢铁立即向月城镇政府相关人员汇报,并打110报警。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后,阻止了事态的发展,镇政府组织了两个公司的现场负责人进行调解工作。可是当镇政府主要领导召集双方进行调解,下午五点过后,长强钢铁的人员重新回来,再一次强行打砸抢。他们见人就打,见东西就砸,就连月城镇副镇长朱晓君出来调解,也遭殴打致伤。他们把锦澄钢铁的货车、铲车、轿车都推走,把车间操作室撞坏,现场一片混乱。直到报警110来了以后,把几个打人的为首分子带到了当地镇派出所,才控制住了事态进一步恶化。可是派出所刚把人带去问话,长强钢铁就通过江阴市相关部门强压月城镇派出所,在24点之前放人,派出所无奈只能将录完口供的人放了。

在发生以上事件后,锦澄钢铁曾向当地政府作详细的情况汇报并表明态度及要求:1、对于先后两件事情希望市法制办能严惩打人凶手,对受害者赔偿和交代;2、对公司公开道歉。但长江村以李洪芳为首的长强钢铁始终没有对这两次有组织、有目的的违法行为说过一句赔礼道歉的话,对于打人、砸东西这样的故意伤害行为,既没有对打人者进行刑事处罚,也没有对给锦澄钢铁造成的利益损害进行任何赔偿。

而让锦澄钢铁没有想到的是,长强钢铁一面借助势力制造事端,一面四处活动,动用各种关系强压锦澄钢铁停产、破产,以达由其取而代之的根本目的。第一次是在2017年底,长强钢铁就动用原江阴市委一位老领导到月城镇当说客,要求月城镇党委和政府同意推进锦澄钢铁的破产。镇党委和政府坚持原则,回答他说锦澄钢铁是月城镇的骨干企业,并且是江阴市的百强企业,每年上交的税收都在镇属企业名列前茅。后又去交通银行无锡分行煽动和操作,以锦澄钢铁贷款逾期不还为由,向江阴法院推进锦澄钢铁的破产,也没有达到目的。

2018年6月,以长强钢铁为主体又向上提交推进锦澄钢铁执转破申请。长强钢铁每次来闹事时,都会高喊锦澄钢铁欠他们“6000万元钱”,甚至打出标语“欠债还钱”“还我血汗钱”等,以此蛊惑人心。情由是这样的:2014年3月由安徽省淮矿物流向长强钢铁采购钢坯2万吨合同,实际交付5300多万元,该批货是给锦澄钢铁的,付款方式淮矿物流出具6000万元商业承兑汇票,但到2014年淮矿物流也出现了资金断裂,到期未能兑付6000万元。在此期间,淮矿物流也租赁了长江村旗下的长宏物流园,库存中有2万多吨特钢产品(目前市场价值已超1亿多元),长江村也采取各种手段堵门、闹事,不让淮矿物流提货,直到今日都不与淮矿物流解决。因上述这笔业务在2015年长江村与淮矿起诉时锦澄钢铁作了担保,从而形成与长强钢铁的或有债务。目前这批货值1亿多元特钢,依然被长强钢铁扣压之中,那会造成长强钢铁6000万元实际损失?

而让锦澄钢铁没有想到的是,从2018年12月21日至25日,长强钢铁更是每天大巴车接送50多人到锦澄钢铁实行封堵、闹事,使锦澄钢铁无法正常运行。一些人前胸后背上挂着“锦澄欠钱不还,真理何在”“还我血汗钱”等等标语,在公司门前招摇过市,严重损害了公司的形象。他们每天到厂门口后,所有人员排好队,拿好横幅,拍好照;然后几个现场负责人就在旁边路口的车里指挥现场的一切。

就这样,整整五天,他们依仗名村企业,有恃无恐,滋衅闹事,对锦澄钢铁实行封堵、喊口号、打横幅等惯用手段实施破坏,挑战社会底线,破坏社会稳定,完全置法律于不顾,极大地损害了江阴市文明城市形象,又扭曲和暴露了长强钢铁这个全国文明村所属企业的丑恶现象。最后在江阴维稳办的强压下,他们才撤离锦澄钢铁。

2018年底,江阴市公安局考虑到社会的稳定,一再要求严禁长强钢铁继续采取上述手段来闹事。见此情况,长强钢铁一方面利用他们的经济实力,反而强压江阴市政府必须给他们一个说法,另一方面向法院递交执转破申请,要求法院判锦澄钢铁实行破产程序。江阴市政府、法院考虑如锦澄公司破产将会带来一系列问题,产生工人就业、社会稳定等诸多矛盾和不稳定因素,且锦澄钢铁生产正常,一个好端端的企业哪能轻易破产。

见此情况,长强钢铁继续给政府施压,加速迫使锦澄钢铁破产。甚至在本月6日至8日,长强钢铁又连续三天派出人员到锦澄门口采用封堵大门的方式,扰乱锦澄钢铁正常的生产秩序。在此情况下,地方公安出动了民警和特警,再次把闹事人员强行带走,才平息了事态进一步发展。他们这一行为就是

综上所述,长强钢铁的所作所为,意在霸占锦澄钢铁有形资产及无形资产,为所欲为,动用各种手段,给政府施压,逼迫政府、法院加快锦澄钢铁进入破产程序,且不达目的不罢休,强行推进由长强钢铁来经营锦澄钢铁,真理何在?

锦澄钢铁认为,按照2018年最高院一号文件:“加强破产案件审理,对于暂时经营困难,但是适应市场需要具有发展潜力和经营价值的企业,综合运用重整,和解等手段,促进生产要素的优化组合和企业转型升级。2018年11月5日,最高院周强院长指出要妥善审理企业破产案件,发挥破产重整程序特殊功能,优化资金技术人才等生产要素配置,帮助和支持民营企业恢复生机,重返市场。”根据以上所述锦澄钢铁目前从产品主要供应客户是国家电网公司,并有较强的盈利能力和市场空间。还有信心与债权人继续合作,并能获得广大债务人的支持和谅解,就理应让锦澄钢铁生存下去。

目前,锦澄钢铁与华能南京分公司生产经营运转正常,市场产销两旺,既能解决400余名员工的正常就业,解决职工工资2700多万元,年销售产值超12亿元,产生利税超6000多万元,又能消化历史债务超3000多万元。且锦澄钢铁与大部分债权人达成一致意见,不同意破产清算。如果按照目前长强钢铁强行推进锦澄钢铁破产程序,将严重影响社会稳定和社会公正,严重影响职工利益、债权人利益,极易引发群体性矛盾,又违背党和国家对困难企业及民营企业家政策的正确实施。

锦澄钢铁是一家民营企业,始建于2000年。当初,决定与长江村合作,是出于对这个“明星村”的信任。为此,锦澄钢铁表达对这个文明村的一些不同看法,希望当地实事求是解决长江村长强钢铁多年来依仗权势所做的种种不法行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早日还社会一个公道,保障社会一份平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 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头条推荐

人工智能产生逼真的声音 愚弄人类

人工智能产生逼真的声音 愚弄人类

计算机科学和人工智能实验室的深度学习视觉系统

计算机科学和人工智能实验室的深度学习视觉系统

图文推荐

CSAIL与丰田一起投资2500万美元用于自动驾驶汽车的研究中心

CSAIL与丰田一起投资2500万美元用于自动驾驶汽车的研究中心

马文明斯基人工智能之父在88年去世

马文明斯基人工智能之父在88年去世

节能芯片可以执行强大的人工智能任务

节能芯片可以执行强大的人工智能任务